隐秘历史 南京地下党组织的上海“管家”

发布时间:2020-07-31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1946年4月,被任命为中共南京市委书记的陈修良,领导南京地下党组织,战斗在敌人的心脏里,为渡江战役胜利和南京解放立下了赫赫功勋。

  上世纪90年代,耄耋之年的陈修良笔耕不辍,通过回忆自己的亲身经历,记录下许多宝贵而鲜为人知的历史。

  她不仅自己写,也嘱咐身边的人写。

  当昔日的部下贺崇寅前来探望时,陈修良语重心长地说:“联络站那段历史要尽快写下来,现在仅你我两人了解这段历史,为避免今后以讹传讹,你要立即着手写下来。”

  贺崇寅答应了。

  一段隐秘的历史,被缓缓掀开一角。

  往来宁沪间的地下交通员

TIM截图20200727101319.jpg

贺崇寅

  贺崇寅,南京六合人。全面抗战爆发后,他在进步思想的感召下,积极靠拢党组织。

  1940年12月,17岁的贺崇寅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2年,贺崇寅考入上海工程专科学校,并担任新四军城工部驻上海政治交通员,负责传送情报及带领中共党员进入根据地。

  执行任务时,贺崇寅一般从上海乘夜车出发,第二天清早抵达南京或镇江。这样,就能有一天的时间进入根据地。

  当时“跑单帮”盛行,车站和火车上摩肩接踵,好不容易挤上火车,也只能一路站着。从买票到进入根据地,往往需要耗费三四十个小时,且要求精神高度集中,体力消耗非常大。

  因此,当时的交通员大多如贺崇寅一般,是从工人、店员、学生党员中选调出来的青年,年轻力壮,富有工作热情。

  据贺崇寅回忆,当了交通员后,为安全起见,自己在上海的住处也不断地变换,亲戚家、父亲的朋友家、同学工作单位的集体宿舍,他都住了个遍。

  而且,为了保护房东,减少暴露的几率,贺崇寅都只是晚上借住。一到白天,他就前往鸿英图书馆看书。

  开辟秘密联络站

  抗战胜利后,贺崇寅在苏北工作。1946年,他受组织派遣,为南京市委带去一笔经费。

  到达南京时,恰逢国民党挑起内战,苏北成了前线,回不去的贺崇寅只好就地留下工作。

  但由于职业问题不能解决,贺崇寅最终经父亲介绍,于当年年底前往上海就业。

  1947年至1948年间,中共南京市委在上海设立了一个联络站,根据陈修良的安排,贺崇寅成了联络站的负责人。

  “南京有不少党员因各种原因不得不撤退到上海,其中有的是为了政治避难,有的是已经考取了上海的大学或就业,等等。”陈修良介绍说,“这些党员本来都可以转给上海党组织的。但由于政治环境十分险恶,由南京转来的党员中有的政治面目已经暴露,留在南京很危险,转到上海,也恐牵累上海党组织。因此,经中共中央上海分局决定,暂时不把这些南京党员的组织关系转到上海,单独建立一个联络站,仍由南京市委领导。”

  陈修良还特别嘱咐贺崇寅:“这个联络站的任务是保持组织联系,保存实力,而不是开展群众工作,这一点你要特别注意。组织生活的内容主要是学习形势和理论。”

  据贺崇寅回忆,陈修良每月会到上海一次,传达上级指示并听取他的汇报,“她当时向我讲述的国内外形势问题,内容充实、丰富,分析精当。我听了很受鼓舞和教育,随后我即向联络站的同志们分别作了传达”。

  南京党员的上海“管家”

TIM截图20200727100909.jpg

1995年11月,贺崇寅(中)与中共地下党南京市委上海联络站部分老同志合影

  一年多时间里,经陈修良转给联络站联系的党员约20人,贺崇寅成了他们的大“管家”。

  除了思想,也管生活。

  当时,联络站的党员都靠自己解决生活,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厉恩虞。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期,日寇对沦陷区实行毒化政策,听任毒品流通。在日伪统治的“心脏”南京,更是鸦片馆林立。

  厉恩虞当时作为伪中央大学的学生领袖,领导南京各校青年学生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清毒”运动,迫使汪伪政权不得不宣布“禁毒”。

  1945年12月,厉恩虞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因受敌人追捕,转移到苏北解放区。

  上海的联络站成立后,陈修良将厉恩虞的组织关系转交给了贺崇寅。

  但厉恩虞只身来沪,身无分文。贺崇寅专门为此事向陈修良作了汇报,陈修良指示:将联络站的党费收入转作厉恩虞的生活费,以稳定他在上海的生活。

  “那时联络站里有位陈裕年同志在海关工作,收入颇丰,党费交得也多,我就以他的党费为主,加上其他同志的党费,都充作厉恩虞的生活费。”贺崇寅回忆说。

  “转行”情报工作

  1948年夏秋之间,由于时局变化,根据陈修良指示,联络站只留下几名有职业、在沪宁两地都有良好的社会关系、往来比较安全的南京党员,以建立一条新的秘密交通线。

  其他的南京党员通过上海局分别转到上海基层党组织,切断联系。

  1948年11月,这个由中共南京市委设在上海的联络站,正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贺崇寅的组织关系,也由陈修良转交给了中共上海局机要支部金绍朱,“转行”地下情报工作。

  贺崇寅的主要任务是将南京方面的情报带到上海。“当时我并不知道情报发往哪里,更不知情报的内容。”贺崇寅回忆说。

  在后来的一次情报传递中,情报被塞进了香烟里,需要他重新做伪装。“我回到家后把纸重新打开再捻紧,将烟丝卷入重装,在这过程中我看到了情报的内容:‘去大连1AXXX,去徐州DXXX。’”

  贺崇寅这才知道,这是有关国民党军队去向和规模的绝密情报。

  光辉历史,终将被人铭记。1995年,《南京党史》发表了题为《中共南京市委在上海的一个联络站》的文章。文章由贺崇寅撰稿,陈修良审定并作补充。

  陈修良心心念念的隐秘历史,贺崇寅的经历和传奇,遂为人们所知。

【责任编辑:施金挺】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