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镜头| 雨花精神励后人 不忘初心创幸福

发布时间:2021-08-13 14:41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最镜头.jpg

1.jpg

  一声清脆的啼哭,划破了整个黎明,让所有的疼痛、焦急和疲惫都归于平静,仿佛此刻连时间也停下了匆忙的脚步,万物的目光都聚焦于房间一隅,面带笑容地看着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在赵锐眼中,新生的孩子,就像照进这座六朝古都的第一抹阳光,代表幸福与希望,是世间最伟大的奇迹,他们纯真无暇的笑容,对于即将掌管一所月子会所的赵锐来说,是治愈世间一切的良药。2017年9月30日,全国第四个纪念日,赵锐与妻子徐雅竹参加了雨花台向烈士献花活动,在缅怀先烈、忆苦思甜之余,对于出生于军人家庭的赵锐来说,更像是一种“精神的传承仪式”。(文/华贤东 摄/胡潇)

2.jpg

  赵锐祖籍山东省枣庄市,中国抗日战争时期最大的一场胜利之一——台儿庄大捷就在这里诞生。赵锐的外公参加过朝鲜战争,父亲则上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叔叔和舅舅也经历过战争的洗礼,至今仍在服役。成长于军人家庭的赵锐自幼就军人充满了向往与敬仰,年少好奇的他也常常会问父亲当年战场上的故事。“我父亲常常和我逗笑,说当时越南气候潮湿闷热,打仗补给不足,所幸那里香蕉特别多,就天天吃香蕉充饥。”谈笑间,赵锐看到父亲的笑容逐渐黯淡,“当时和我一起从家乡去当兵的7个兄弟,如今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文/华贤东 摄/胡潇)

3.jpg

  战争结束后,赵锐的父亲两次进入西安陆军指挥学院学习,后来又来到了南京陆军指挥学院进修。“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1989年,赵锐的父亲主动申请加入边防部队,要求去新疆戍边,随后便举家来到了千里之外的中蒙边境线。雨花英烈矢志兴邦的呐喊还声声在耳,如今戍边的将士就接过了英烈们未尽的事业,续写家国情怀。“父亲是个顾家的人,但他常说,只有国家富强安宁,我们才能有理想的生活。”(文/华贤东 摄/胡潇)

4.jpg

  “父亲来到新疆三年后,我才出生。当时边疆的环境和条件都很恶劣,巡逻只能靠步行和骑马。”在赵锐的记忆里,父亲总是骑着一匹骏马,在母亲和自己的目送下,渐渐模糊在“万里无城郭”的大漠风沙之中,这一走便是半个月。22年的军旅生涯,四次三等功、两次二等功,赵锐的父亲可谓战功赫赫,奖章被放在了家中最显眼的地方,被母亲反复擦拭,熠熠生辉。当时年幼的赵锐并不懂得奖章的意义,对于他来说,与奖章同放在一起的那张军人残疾证,给自己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也给父亲带来了永久的伤痛。(文/华贤东 摄/胡潇)

5.jpg

  2012年,赵锐考上了镇江的一所大学,父母也退休回到了老家。月子会所主管、文化投资公司办公室主任,这两个毫不相干的角色看似有些错位,却在赵锐身上得以重合。大四那年因缘际会进入了一家文化投资公司,回忆起那段实习期,他坦言很充实但也很疲惫。一个外乡人,在如今的南京想要安家落户,确实需要付出加倍的努力。“当时我的岗位是总经理助理,每天都应接不暇,最严重的时候,每天只能休息三个小时,甚至一个月都见不到同在南京的爱人。所幸我顶住了压力,也成长了很多。”(文/华贤东 摄/胡潇)

6.jpg

  从大学期间开始就在文化投资领域打拼,确实让年仅25岁的赵锐看到了同龄人未曾看到的风景,也同样经历了许多旁人无法想象的“尔虞我诈”。“我们每天接触到的都是些名人字画、古董玉器,与人交往中常常会生出许多龃龉,有时也会心生愧疚。”商场的浩浩洪流让从小就以正义与忠诚作为人生信条的赵锐有些疲于奔命。2017年,恰逢姐姐的月子会所需要人打理,喜欢孩子的赵锐就应承下来,“孩子是最无邪的天使,他们音容笑貌仿佛能够治愈人心,能够做这个工作是我最快乐的事情。”11月10日,第一位产妇正式入驻,赵锐仿佛也由此迎来了新生。(文/华贤东 摄/胡潇)

7.jpg

  下午五点半,赵锐约定了去距离工作地点近50公里的妻子家中吃饭,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他便踏上了归程。2017年7月28日,赵锐与妻子徐雅竹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为了让妻子出行更加方便,婚房买在了离妻子单位仅3公里的地方。“她开车的时间还不长,让她天天在高速路上奔波,我不放心。对于我来说,无非是早起一会,自己可以承受。”从江宁到栖霞,天色渐暗,沿途的路灯次第亮起,赵锐行驶在有些危险的高速路上,这条路,他每天要行驶一百多公里。(文/华贤东 摄/胡潇)

8.jpg

  时间来到六点半,妻子徐雅竹在家中早早准备好了饭菜,等待爱人的归来。性格外向的她爱笑爱聊天,这让一路都有些拘束的赵锐如沐春风。徐雅竹担任财务工作,性格直率的她做事也有些“不拘小节”,似乎和讲究细致的财务工作有些格格不入。犹豫之间,徐雅竹还是接受了这份工作。“我认为去做这样一份工作,比担任自己擅长的职位更具有挑战性,对于自己也帮助更多。”如今,徐雅竹已经工作了一年多,也成功融入了这个职位,“正视自己的弱点并强迫自己克服它,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种人生的修行。”(文/华贤东 摄/胡潇)

9.jpg

  2015年4月13日,是二人初识的日子。谈起曾经的恋爱过往,徐雅竹兴致满满,从柜子里找出曾经的“恋爱日记本”,细数与丈夫曾经的甜蜜过往。“第一眼见到赵锐,他刚好从车上下来,落日的霞光撒在他身上,让我有些恍惚,当时我就觉得他是我心中的理想型。”随后,两人的爱情迅速升温,内敛细心的赵锐,大方活泼的徐雅竹,在潜移默化中,双方都各自融入了彼此的生活,点点滴滴的甜蜜促使他们从恋爱步入了婚姻。(文/华贤东 摄/胡潇)

10.jpg

  巍巍雨花春常在,郁郁青松掩芳丘。2017年9月30日上午9点,与去年无两,今年的雨花台也下起了雨,在北广场烈士群雕前,象征着纪念建军90周年的90对新婚夫妇怀着崇敬的心情依次向雨花英烈献花,赵锐夫妇就是其中一对。与此同时,在十公里外的江宁会展中心,第三届江苏省艺博会也迎来了盛大的闭幕式,而作为承办方负责人的赵锐缺席了这场“倾注了自己一整年心血”的庆功宴。“因为艺博会最后一天确实事情太多,我错过了之前的彩排,活动当天也是直到凌晨一点才得以赶到下榻的酒店,所幸没有错过这场能让我铭记一生的活动。”(文/华贤东 摄/胡潇)

11.jpg

  当听到新婚夫妇代表诵读雨花英烈家书的时候,赵锐心中油然而生出一股冲动,在那个战火纷飞、国家危在旦夕的年代,烈士们也有父母,也大都有妻儿,在做出抉择时心中究竟经历了怎样的挣扎……“我身在和平年代,但现今的生活都是由像雨花英烈这样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们用生命换回来的,我渐渐能够理解父亲曾经的决定,参加这次活动,也让我完成了对父亲、对家庭的致敬。”(文/华贤东 摄/胡潇)

12.jpg

  “情眷眷,唯将不息斗争,兼人劳作,鞠躬尽瘁,偿汝遗愿!”在9月30日活动当天,90对新婚夫妇还聆听了雨花英烈丁香与乐于泓在革命时期的爱情故事。“我很受触动,乐于泓与丁香阴阳两隔,但他们二人依然能够心意相通,也为自己能够生在和平年代,能与爱人在自由和平的中国相爱而感到庆幸。”当庄严肃穆的音乐响起,有些感性的徐雅竹心潮澎湃,几度落泪。一朵鲜花由开放到凋谢,仅仅是一种自然现象,而在循环往复的过程中,却不经意间闯入人们的视野中,留给世间万物叩击灵魂的感悟与感动。天地永恒,真情不泯,在穿越了苍穹的另一个时空里,丁香的故事在每一个像赵锐、徐雅竹这样的夫妻心中细水长流。(文/华贤东 摄/胡潇)

【责任编辑:曹蔚翔】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