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镜头| 雨花为证 用爱作眼

发布时间:2021-08-12 20:18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最镜头.jpg

  刚来到迟群葛冀旺的家中,我们便感受到一种家的简洁和温馨。二人现在和迟群的父母住在一起,平日里是迟群父母照顾他们俩的起居。家中窗明几净,葛冀旺穿着淡蓝色碎花儿的孕妇装,戴着细框眼镜,双手轻轻拖着腰站在沙发边,肚子已然明显,嘴角噙着笑,散发着准妈妈的温柔与安详。葛冀旺告诉我们,自己患的是青光眼,迟群是视网膜色素变性。“我现在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他还行,白天能看见,就是夜盲。”迟群夫妇二人,在2016年9月30日,去雨花台参加向革命烈士献花仪式。(陈楚楚/文 胡潇/摄)

  葛冀旺告诉我们,她小时候视力还行,后来就渐渐看不见了。“我患的是青光眼,眼压就和血压一样不能高,但是我眼压就高了,然后就得了白内障,看东西雾茫茫,眼睛就浑浊了,别的眼病就一起来了。”眼病就是这样,只要视力下降,其他的眼病都会来。后来,葛冀旺的晶状体掉落,再后来,眼球萎缩了。“去年四月份的时候,一只眼睛还有光,现在已经完全不行了。”(陈楚楚/文 胡潇/摄)

  2016年9月30日,第三个烈士纪念日,这一天,来自江苏省各地的95对新婚夫妇来到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举行向革命烈士献花仪式,以这种特别的方式留下难忘的人生记忆。“那天下着绵绵细雨,但是我心里还是很激动的……”时间过去快一年,迟群、葛冀旺夫妇对那一天依然印象深刻,现在,葛冀旺怀孕了,而巧的是,孩子的预产期就在9月中旬。(陈楚楚/文)

  提到为什么当时会去参加献花仪式,葛冀旺说是一个巧合。当时他们都在盲人按摩中心工作,工作中,迟群偶然得知了“江苏省暨南京市将遴选95对新婚夫妇于9月30日向英烈献花”的消息,当时就约定报名参加了。“我们是盲人,报名不太方便,本来要去那边填表格,后来说可以帮我们报名,照片传真过去很快就报上名了。”说到这,葛冀旺抚着肚子轻轻的笑了。迟群认为,“在结婚这个人生的重要时刻,我们很激动能和其他94对新婚夫妇参加向烈士献花这个活动,我们应不忘过去,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烈士的缅怀和敬仰”。(陈楚楚/文)

  “那天天气不是很好,下着小雨,不过大家都撑着伞站在雨中,站了快一个小时,我们也怀着对革命先烈的缅怀的心情,坚持走完了全程。”当时的场景,对于迟群葛冀旺来说,历历在目。洁白的婚纱、笔挺的西服在瑟瑟秋雨中显得更为瞩目,新人相互依偎着,秋凉也抵不住二人浓浓的爱意。(陈楚楚/文)

  迟群患的是视网膜色素变性,他妈妈告诉我们,迟群的视野就像明眼人在望远镜中看到的一样,桶状视野,感受不到余光。“我白天还行,走路的时候小心一点就没问题了,晚上就看不见了,就是夜盲。”迟群告诉我们。在葛冀旺尚未怀孕时,他们在一家推拿店工作,现在葛冀旺怀有身孕后,在家休息,迟群一人在推拿店辛苦工作,偶有休息时,也会一起照料一下妻子。(陈楚楚/文 胡潇/摄)

  问及一人在外工作养家辛不辛苦,迟群笑了笑说:“习惯了”,葛冀旺紧接着说:“我们的工作时间是和别人相反的,吃的比别人晚睡的比别人晚。因为这个职业要趁客人的空闲时间,客人才有时间来做推拿。周一大家积极上班,不会来,星期六日正好有休息日,来放松。我们一般都晚上比较忙碌,人家下班高峰期的时候。客人们都是下了班来推拿一下。”现在,迟群每天工作时间到晚上11点,“客人推拿结束了我们才能下班”。是啊,烈士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了美好生活,如今,迟群夫妇便带着对烈士的敬佩、对新生活的向往,靠着自己的双手奋斗。(陈楚楚/文 胡潇/摄)

  葛冀旺告诉我们,她小时候视力还可以,是到后来患上青光眼后逐渐失明的。“平时大多数是和圈子里的人交流聊天,也会和明眼人聊聊,但毕竟和他们玩不到一起去,毕竟我们还是和他们不一样。”说完她顿了顿,轻轻笑了,“我小时候喜欢画画,好不好看也不知道,没有跟老师学过。画画需要细致的描,对眼睛要求比较高,我达不到那么细致。”我们递给她迟群单人结婚照的摆件,她用手触碰着,若有所思。(陈楚楚/文 胡潇/摄)


  葛冀旺告诉我们,她小时候视力还可以,是到后来患上青光眼后逐渐失明的。“平时大多数是和圈子里的人交流聊天,也会和明眼人聊聊,但毕竟和他们玩不到一起去,毕竟我们还是和他们不一样。”说完她顿了顿,轻轻笑了,“我小时候喜欢画画,好不好看也不知道,没有跟老师学过。画画需要细致的描,对眼睛要求比较高,我达不到那么细致。”我们递给她迟群单人结婚照的摆件,她用手触碰着,若有所思。(陈楚楚/文 胡潇/摄)

  据了解,迟群和葛冀旺的眼病都是非遗传的,医生告诉他们,他们的宝宝目前彩超看来,一切正常。葛冀旺对今后如何与孩子相处,已经有了想法。“与小孩呆久了才有感情,我们生的孩子还和别人不一样。我们俩视力都不好,要从小就让宝宝知道他的爸爸妈妈视力不好,一直和他接触,这样他自然而然就习惯了。”现在,二人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尚未出世的孩子身上:“现在中国近视太多了,之后要让他好好保护眼睛,我们两个人视力本来就不好,更加要小心。”(陈楚楚/文 胡潇/摄)

  快到迟群上班的时间了,迟群掏出手机,软件打了一辆车。工作地点距离家稍有距离,迟群表示一般都是打车出门比较方便。现如今,视力有障碍并不是盲人们拒绝社交的理由,相反,科技发达了,他们的生活还是很方便的。“我们出门一般都打车,电话里和司机说明情况,司机都会来接我们,不会有人抱怨什么的,服务态度都是挺好的。”(陈楚楚/文 胡潇/摄)

  到了推拿中心,迟群换上蓝色工作服,对着镜子一丝不苟地整理衣领,推拿中心的规模不大,但处处干净细致。现在是上午,顾客较少,迟群不是很忙,便坐在一边休息。闲暇时问他,如果视力正常,会做点什么,他毫不犹豫地说,“想开车出去兜风。”可以自主出行可能是大部分视力障碍人士心中的梦想。(陈楚楚/文 胡潇/摄)

  来了一名客人,便安排迟群前去推拿,引导客人来到房间,帮助客人趴下,为客人盖上按摩巾,这一套流程,他相当熟练。迟群一边儿为客人推拿,一边和我们讲推拿手法:“……手法啊,有分类的,比如掌根揉、全掌揉;拨就是拇指拨、掌根拨;滚法,鱼际滚、掌指关节滚、前臂滚之类的。这些运用,就比如客人来,颈肩不舒服,首先要放松,然后就可以拨他的酸痛点,拇指拨揉,按一些穴位。在学校里学过。”(陈楚楚/文 胡潇/摄))

  虽然推拿的工作非常辛苦,但是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赚到钱养家糊口,迟群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孩子就要出生了,很期待,自己压力也大了一点,毕竟要抚养他,奶粉啊尿不湿啊都是开销。”说到孩子,他的眼里满是柔情。未来,二人准备自己开一家夫妻店,还是做推拿。葛冀旺认为,自己开店时间比较自由宽泛,“可以天天和宝宝接触,让宝宝知道我们和别的爸爸妈妈不一样,我们比较特殊。如果在外面上班,下班迟,11点下班打车回家,那么晚宝宝都睡觉了,我们接触不到他,对他的发展也不好。”(陈楚楚/文 胡潇/摄)

  多年前,烈士们用青春与热血换来了如今的和平与安宁,雨花精神仍然在代代相传。面对生活,迟群倒也恬淡,“我希望我的妻子和孩子,能健健康康就好。”他的愿望和大多数人一样,朴实且安然。他说,来这里推拿的顾客态度都非常友善,没有刁难推拿师的时候,他也会尽全力为客人按摩。他望着自己工作的地方,想着即将出世的孩子,内心满满都是期许。(陈楚楚/文 胡潇/摄)

  2017年9月16日,中午12时16分。医院产房。随着一声啼哭,迟阳灿出生了。家里人都乐坏了,迟群喜滋滋地说:“我儿子出生是十六号,农历七月廿六,星期六,又是16分出生的,这个时间特别好”。之前为宝宝商议名字,一家人商量很久也拿不定主意,这一回定下来了,叫迟阳灿。宝宝的名字是爷爷给取的,说是宝宝的父母眼睛都不好,希望宝宝不要受影响,不要觉得郁闷难过,要阳光向上一点儿,充满着正能量,带爸爸妈妈去看看阳光灿烂的美丽世界。多年后,或许很多记忆都会模糊,但是雨花台向烈士献花时的点点滴滴,都会铭记在迟群夫妇二人心中,成为永恒的烙印。(陈楚楚/文 胡潇/摄)

【责任编辑:曹蔚翔】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