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和记案调查报告

发布时间:2020-11-24 09:15 来源:南京党史 收藏

  《国民日报》一九二五年九月刊载

南京和记案调查报告

  九月一日南京快信:南京自和记惨案发生以来,各方俱甚注意,惟以事出仓卒,真相多未能详细明瞭。南京学界上海惨案后援会以此事关系重大,特推出宛希俨、贡瑞绅、徐翼程、陈荣观四人出任调查。该四人以不厌求详,直至昨日,始将调查报告发表,内容甚详。兹为录之如下:

  南京学界上海惨案后援会宁案调查委员报告。宁案发生,瞬经一月,肇事真相,迄未大明。本会同人,承学界后援会之委托,自始即已着手调查,事后复向各方探问。兹将所得要讯,作为翔实负责之报告,以供我国人之考核。惟以求事之真确,所费时间不免稍长,迟滞之愆,尚祈共谅。本报告之原文。计分三项:一为肇事之原因;一为屠杀之真相;一为死伤之调查。兹仅依次述之如后:

  一、肇事之原因:此次和记惨杀案发生之原因,简言之,不外二点:(一)(公司违约)和记公司自七月十七日有条件复工而后,违约之事,屡有所见。举其较显著者言之。如克扣工资(依照复工条件,罢工期内应给工资一月。该厂于上工后,只发二十六天,其余四天,则以罢工前所应给之四天抵算);延长工作时间(以九小时为限,该厂于上工后,竟常有勒令工人作工至十一、二小时而不增加一钱者);裁工图骗(该厂于七月十七日复工,工人有住处离厂较远,得讯较迟,于第二、第三日始进厂报到者,该厂乃答以号牌早为他人领去,外国人不许再发,罢工期内工资亦再不能补给云云。其为有意图骗自不待言),诸事均属彰彰可考,无可掩饰。及至七月三十一上午,厂中女工放工时,号牌均被扣留不发。工人等叩问其故,始知该厂已决定八月一日籍停工之名,将现有之工人一律裁撤,另招新工。下午男工出厂时亦系同样办理。男工知已无法挽回,乃根据复工条件,要求发给一月工资(该厂自七月十七日开工至七月三十一日止,再加两个礼拜日的双工,合共十七天,依复工条件,应给工资一月)。厂中坚持不允。后经工人代表等调解,工人已愿让步至二十一天(上工后作工十五天,礼拜日两日,罢工期内未发之工资四天,合共二十一天)。厂中犹只允发十四天。工人乃请即发十四天再说,厂中复以无款,须待四号补发为词,工人乃知厂中有意抵赖,不再与辩,只向各厂头老,要求发回号牌,以为后日索款之凭证。厂中又不许。工人一钱如命,眼见半月以来血汗挣得之工钱,毫无把捤领得,遂均不敢出厂。不料该厂早有预备,纷调水兵登陆,乃致肇事。(二)(水兵登陆)和记公司既调水兵登陆,厂中原有印捕,势焰益形凶猛,兼以水兵持其赳赳之威,杀人以逞。因极小之事故,成极大之惨剧,其责任之所在,当可不言而喻矣。

  二、屠杀之真相:工人要求各项,厂中既均不能允许,工人乃留厂不敢去,时将已近五时。警备司令部朱副官、下关第二分所朱巡官、吕巡长、第四师某连长,均已闻讯到厂调停。该厂乃令各厂工人下楼,听副官之幵导。工人既已下楼,该厂又以楼下夕阳未灭,讲演不便,复令各回原厂,静候解决,工入亦只遵命。于是朱副官等,先到楼下洗蛋厂将前次复工条件,向工人等详加解说,并商同厂中,准将号牌发还,以为日后领款之证。第二层楼照蛋房,亦也同样办理。将至三层楼时,该厂引导者,乃向朱副官等声称:楼上已无工人,不必再往上去。朱副官等未闻有何喧嚷,遂亦信以为真,乃各散去。实则三层楼包蛋厂、四层楼打蛋厂工人,当时均在楼上,静候解决,并未散去。朱副官等既已下楼,该厂工头包荣卿乃持复工条件向打蛋厂工人解说,工人向之索取号牌,包乃以外国人不许发给为辞。工人复再三向之哀求,包亦允许再与大班接洽,遂去。时朱副官等才出厂门,楼下洗蛋、照蛋两厂工人,号牌既已发给,遂亦纷纷散去。不料英国海军陆战队四十余人,突于此时武装登陆,蜂拥入厂,一面将大门及楼梯分别看守;一面由该厂印捕头目英人贺吉克斯率英捕十余人,带领水兵四人,沿墙外之楼梯,回旋而至四层楼打蛋厂。该厂工人方各围坐案上,静俟工头包荣卿之答复,忽见英兵、印捕齐至,知事不佳,欲图奔避,则知楼梯亦有水兵把守,不敢前进。英兵既进厂,即将木棍向工人等横击,印捕复以武器在旁助威,叫工人滚出去。工人不堪苦打,大呼救命。楼下水兵一闻喧嚷之声,以为打起来了,乃将大门紧闭,蜂拥登楼。楼上水兵,见工人之彷徨不去(实则并非不去,特不能去耳),于是开枪二响,一朝空放,一朝平放,当有伤三人,血流如注;另有一人重伤倒地,未及救出。其时工人等益形纷乱,拼命奔逃,下楼梯时被水兵刺刀杀伤,及水兵向印捕手中所夺下之木棍、铁鞭打伤者,又有二十余人。工人既已下至包蛋厂,又为水兵所阻,不准前进。其时打蛋厂管厂英人霍而登适自外来,打蛋厂工人等乃向霍哀求救命,并指流血被伤之工人,请其察看。霍氏答说:“此事我不知道。现在你们可以下去,我叫他们(指水兵)不要再打好了,你们下去,快下去”。工人见楼梯口仍有水兵把守,不敢前进,霍氏乃以手指挥英兵下楼,工人始渐随之而去。及至楼下,把守大门之水兵,仍不许工人外出,工人向之呼唤,英兵复望空开枪一响示威。其时忽闻警笛一声,英兵乃纷纷入内排队。工人群众遂乘机夺门而去,该厂书记英人有名克拉克者,犹复手持小刀,上前追杀,且图再将铁门关闭。工人奋不顾身,乃乘势将该英人拥出,即雇汽车送往东南大学。其时厂中第四层楼上,尚有受惊太甚、神志昏迷未及逃出之工人十余名,均被该厂拘锁在五层楼上,次晨始行放出,下楼时复被印捕殴击,均有微伤。事后英水兵复架机关枪于楼上,断绝内外交通;夜间复领印捕至宝塔桥一带放哨,如是者凡三、四日,未常稍懈。

  三、死伤之调查:惨杀案发生以后,和记洋行内外交通断绝;中国官厅方面,亦只忙于保护外人生命,不调查厂内之人死伤之实数,故在事后探访,至属不易。惟据该厂工人任某负责报告,英兵在打蛋厂放枪向工人轰击时,彼确亲见一人重伤倒地,未及救出。但究毙命与否,不得而知。又据打蛋厂工人李某报告,打蛋厂有工人名张海林者,系四十四号工牌,安徽和州人,平日与彼在一块工作,自是日风潮发生后,遂不复见。然因重伤倒在厂中之一人,又以未见交出,则张某之生死不明,自属毫无疑义。各界下关惨案后援会,现拟设法派人亲至安徽,探访张之家属,以期水落石出。至于受伤工人,均经下关协和医院、城内鼓楼医院填有正式伤格。兹特将其姓名、伤状列表如后:

微信图片_20201124092847.png

  以上所述,如有不实不尽之处,委员等愿负其责,附此声明。调查委员宛希俨押、黄瑞绅押、徐翼程押、陈荣观押。

  (上海历史研究所供稿)

【责任编辑:赵雅琦】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